《史记·樊哙传》被列为"二十四史"之首原文及翻译

2020-05-30 14:13上一篇:吴兢著的一部政论性史书《贞观政要·李绩传》原文及翻译 |下一篇:袁黄《了凡四训》原文阅读

《史记·樊哙视频

左传汉书
全篇
舞阳侯樊哙者,沛人也。以屠狗为事,与高祖俱隐。初从高.祖.起丰,攻占沛。高祖为沛公,以哙为舍人。从攻胡陵、方与,还守丰,击泗水监丰下,破之。
项羽在戏下,欲攻沛公。沛公从百余骑因项伯拜访项羽,谢无有闭关修行事。项羽既飨兵士,中酒,亚父谋欲杀沛公,令项庄归鞘舞坐中,欲击沛公,项伯常屏蔽之。时独沛公与张良得入坐,樊哙在营外,闻事急,乃持铁盾入到营。营卫止哙,哙直撞入,立帐下。项羽目之,问为谁。张良曰:“沛公参.乘.樊哙。”项羽曰:“将士。”赐之卮酒彘。哙既饮酒,归鞘切肉食品,尽之。项羽曰:“能复饮乎?”哙曰:“臣死且不辞,岂特卮酒乎!且沛公先入定西安市,暴师霸上,于己大哥。大哥今日至,听奸险奸险小人之言,与沛公有隙,臣恐乾坤解,心疑大哥也。”项羽冷漠。沛公尿尿,麾樊哙去。是日微樊哙奔入营诮让项羽,沛公事几殆。黥布反时,高祖尝病甚恶见人卧禁中诏户者无得入臣子臣子莫敢入十余日哙乃排闼直入大臣伴随着上独枕一宦者卧。哙等见上流鼻水曰:“始皇帝与臣等起充足,定天下,何其壮也!今天下已定,又何惫也!且皇帝病甚,大臣震恐,看不见臣等计事,顾独与一宦者绝乎!且皇帝独不见赵高的事乎?”高帝笑而起。
太史公曰:“吾适充足,问其遗老,观故萧、曹、樊哙、滕公名门,异哉所闻!方其鼓刀屠狗卖缯之时,岂了解附骥之尾,垂名汉廷,德流后代子孙哉?”
(节选自《史记·樊郦滕灌列传》)
汉书
译文翻译
舞阳侯樊哙是沛县人,以杀狗卖狗肉维持生计,之前和汉高祖一起隐藏在小乡。那时候追随着高祖在丰县起兵,攻取了沛县。高祖做了沛公,就以樊哙为舍人。随后,他追随着沛公攻击胡陵、方与,掉转头来又驻扎丰县,在丰县城边,击败了泗水郡郡监所领着的军队。
项羽驻兵戏下,准备充分进攻沛公。沛公领着一百多骑兵队赶来项营,依据项伯的关系拜访项羽,向项羽赔礼,说明本身并没有禁封函谷关,不能诸侯王军进入关中地区的事。项羽宴请奖励军内士兵,早已大家喝得似醉非醉的状况下,亚父范增想凶杀案沛公,命令项庄归鞘在席前翩翩飞舞,想坐飞机打倒沛公,而项伯却一再挡在沛公的前面。此刻只有沛公和张良在酒席宴中,樊哙在大营之外,听说事情紧急,就手持铁巨盾赶来大营前。守营保卫阻止樊哙,樊哙立即撞了进去,站起来在帐下。项羽凝望他,问你是谁呀。张良说:“他是沛公的参乘樊哙。”项羽赞扬道:“真是个将士!”说罢,就赏给他一大碗酒和一条猪前腿。樊哙开怀畅饮一饮而尽,接着拔下来宝刀划开猪腿,把它全部吃了出来。项羽问及:“还能再喝一碗吗?”樊哙讲到:“我连死都不怕,难道还在乎这一碗酒吗!何况大家沛公最优秀到并平定西安市,露宿霸上,因此来等待您的到来。大哥您今天一到这里,就听信了奸险奸险小人的胡说八道,跟沛公有着隔阂,我忧虑乾坤自此又要四分五裂,群众们都猜忌是您一手造成的啊!”项羽听罢,一言不发。沛公推托要去小便,预示着樊哙一同离去。这一天若不是樊哙闯进大营指责项羽的话,沛公的工作中大部分就完后。以前在黥布判逆的状况下,高祖一度病得很厉害,抵触见人,他躺在宫禁之中,谕旨魔犬不能让臣子进去看他。臣子中如绛侯周勃、灌婴等都担心进宫。那般已过十多天,有一次樊哙打开宫门,立即闯了进去,后面臣子死死地追随着。看到高祖一人抱著一个宦官躺在床上。樊哙等见到皇帝之后,痛哭流涕地说:“想当初皇帝和大家一道从充足起兵,平定乾坤,那便是什么的伟大成就啊!而目前乾坤早就平稳,您也是何等的心力憔悴啊!何况您这病太重,大臣们都不知所措,您又不肯见面大家这些人来讨论国家大事,难道您只为和一个宦官诀别吗?再说您难道说说不清赵高谋反的往事吗?”高祖听罢,因而笑着从床前起来。
太史公说:从前的我到过充足,访问当地的遗老,观看原来萧何、曹参、樊哙、滕公居住的地域,打探他们当时的有关短故事,所听到的真是令人诧异呀!当他们挑大梁杀狗或出售丝缯的状况下,难道他们就能掌握将来能附骥尾,垂名汉室,德惠传及后代子孙吗?
右室


相关训炼:《史记·樊哙传》阅读练习及答案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