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史·胡安国传》与次子胡宏开创"湖湘学派"原文及翻译

2020-06-16 15:15上一篇:《清史稿·汤金钊传》节选自《清史稿》原文及翻译 |下一篇:《梁书·乐蔼传》协助萧衍建立梁朝原文及翻译

《宋史·胡安视频

与次子胡宏相互创办"碧泉书堂",开辟"湖湘流派"宋史
全篇
胡安国,字康侯,建宁崇安人。入太学,以程颐世家择师。与论经史忠义,深奇重之。中绍圣四年进士第,哲宗亲擢为第三。提举安徽省学事,有诏举遗逸,安国以永州市步衣王绘、邓璋应诏。二人老不好,安国请命之官,以劝为专家学者。零陵簿称二人流人邹浩所请托也。蔡京素恶安国,得簿言大喜事,命置狱推治,卒无验,安国竟辞退。未几,簿以他罪抵法,台臣直前事,复安国元官。政和二年,丁内艰,移江北区。父没终丧,谓儿女曰:“吾昔为亲而仕,今尽管有禄万钟将何所施?”遂称疾不仕。靖康年里,除太常少卿,辞;除起居郎,又辞。朝旨屡趣行,至京师,以疾在告。
侧门侍郎耿南仲言安国意窥经筵,不宜召试。钦宗不答。安国屡辞,南仲又言安国不臣。钦宗曰:“渠自以病辞,非有向背也。”每臣僚极致,钦宗即问识胡安国否。金军薄国都。子寅为郎在市中心,客或忧之,安国愀然曰:“主上在重围中,指令不出,卿大夫恨尽忠无路,敢念子乎?”敌围益急,钦宗亟召安国,诏竟不达。安国见中华民族沦没遗黎涂炭常若痛切于本身虽数以罪去每有君命即置家务活不谈然自登第迄谢事四十年在官实历比不上六载侯仲良言必称二沈先生,他沒有准许,后见安国,叹曰:“吾觉得借以新天地,视不义富贵荣华真像云影者,二沈先生而已,不意复有斯人也。”
安国所与游者,谢良佐、杨时皆程门高弟。安国之使湖北也,时方为府权威专家,良佐为应城宰,安国每来谒而去,必端笏正立目送之。安国少欲以文章名世,既学道,乃不辜负措意。有个人作品集十五卷、《资治通鉴举要补遗》一百卷。(节选自《宋史•胡安国传》)
与次子胡宏相互创办"碧泉书堂"

译文翻译
胡安国字康侯,建宁崇安人。进到太学后,以程颐世家朱文章内容和颍川靳裁之择师。靳裁之给他讲经史忠义,并十分器重他。胡安国曾三次应试于礼部,终于在绍圣四年(1097)考中举人,以后提举安徽省学事,那时皇帝下诏要求举拔未被发现的才华横溢能够的人,胡安国便将永州市步衣王绘、邓璋极力推荐给官衙,以答复皇上之诏。王绘、邓璋二人年老不能赴朝,胡安国乞求就职他们当官,以劝勉学子。零陵主簿说此二人为党人范纯仁之客,又为流放的人邹浩所请托。蔡京一向厌倦胡安国,听到零陵主簿之言后大喜事,便命安徽省提刑对胡安国追究责任罪行,却不知道从始至终找不着什么证据,但胡安国仍被辞退。不久,零陵主簿因为违法违纪而伏法,台官追究其诬损胡安国之事,修补了胡安国的原官。政和二年,由于妈妈去世,胡安国离职移往江北区,以后,爸爸也去世,胡安国对儿女说“:我以前是为爸爸妈妈而进入官运的,现如今,爸爸妈妈既去,我纵然万钟月俸又有有什么作用呢?”因而,胡安国称病已不当官。靖康年里(1126),官衙拜胡安国为太常少卿,不就;再拜起居郎,又不就。官衙多次发旨催胡安国赴朝上任,胡安国万般无奈赶到京师,并再一次向官衙表白本身有症状的情况。

侧门侍郎耿南仲训斥胡安国进而得到经筵之职,不宜召试。钦宗没有理睬南仲之言。胡安国曾一度弃官不就任,耿南仲又训斥他出轨,钦宗说“:胡安国是因为生病而辞拜,并并不是有愿那样。”每一次有臣僚轮对,钦宗都问其是否掌握胡安国。金军挨近国都。胡安国的小孩胡寅尚在市中心,很多人替他焦虑,他却悲伤说:“皇帝也在重围之中,目前皇帝指令发不出来,卿大夫恨尽忠无路,我能只挂念胡寅吗?”金敌攻城掠地更紧,钦宗急召胡安国及许景衡,但谕旨最终没能送至。安国看到中华民族陷落,黎民涂炭,就好像痛在本身的的身上。虽然多次因罪罢去,但每有君命,他就置家务活于不闻不问。却不知道他从登第到去世,四十年在任,而实际掌权还不够六年。侯仲良言必称二沈先生,对他人沒有称赞,以后看到了胡安国,叹曰“:本以为借以新天地,视不义富贵荣华真像云影者,只有二沈先生,意想不到也是有胡安国也是如此。”

胡安国所交往的人如游酢、谢良佐、杨时等皆是程门高弟。胡安国出使湖北,杨时那时担任府权威专家,谢良佐为应城宰,胡安国每一次来谒见他到离去,必全屋整装端笏正立目送之。胡安国少年时想为文章立名于世,但学道之后,便已不有这种想法。著有个人作品集十五卷,《资治通鉴举要补遗》一百卷。
开辟"湖湘流派"
相关训炼:《宋史·胡安国传》阅读练习及答案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