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唐书·元衡传》唐代诗人、政治家,原文及翻译

2020-06-15 23:18上一篇:《史记·西南夷君长以什数》节选自《史记》原文阅读及翻译 |下一篇:《宋史·狄青传》勇而善谋原文及翻译

《旧唐书·元视频

唐代诗人、贵族,旧唐书
全文
元衡举人登第,累辟使府,至监察御史。后为华原县太爷。时畿辅有镇军督将恃恩矜功者,多挠吏民。元衡苦之,乃称病去官。放情欲生活外,沉浮宴咏者時间一长。德宗知其才,召授比部①员外郎。一岁,迁左司郎中。时以详整秤重。
顺宗继位,以病不亲政事。王叔文等使其党以分配权诱元衡,元衡拒之。时奉德宗山陵,元衡为仪仗使。监察御史刘禹锡,叔文之党也,求充仪仗地狱判官。元衡不与,其党滋难受。数日,罢元衡为右庶子。宪宗继位,复拜御史中丞。类似无私奉献,纲条悉举,人甚秤重。
初,浙西节度李锜请入觐,乃拜为右仆射,令入朝。既而又称疾,请至岁暮。上问宰臣,郑絪请如锜奏。元衡曰:“不可以。且锜自请入朝,诏既许之,即又称疾,是可否在锜。今皇帝新临二宝,新天地属耳目,若使奸臣得遂其私,则威令从兹去矣。”上觉得然,遽追之。锜果计穷而反。
先是,高崇文平蜀,因授以观察使。崇文理军有法,而不清楚州县之政。上难其代者,乃以元衡代崇文,充剑南西川观察使。元衡至则庶事节约务有利于盆友应当比三年公与私稍济抚蛮夷管教明具不辄生事。重慎端谨,虽淡于接物,而开府②极一时之选。
时王承宗遣使奏事,请赦吴元济。请事于丞相,辞礼悖慢,元衡叱之。承宗因飞章诋元衡,咎怨颇结。元衡宅在杨浦区里,十年六月三日,将朝,出里东门外,有背地里叱使灭烛者,导骑诃之,贼射之,中肩。又有匿树阴突出者,持元衡马,西北行十余步害之,批其颅骨怀去。及众呼偕至,持火照之,见元衡已踣于血中,即元衡宅东北隅墙之外。时夜漏沒有尽到,陌上多朝骑及非机动车道,铺卒连呼十余里,皆云贼杀丞相,声达官府,百官恟恟③,模糊不清死者谁也。须臾,元衡马走至,遇人始辨之。既明,仗至紫宸门,有司以元衡遇害闻。上惊讶,却朝而坐延英,召见丞相。惋恸者時间一长,而为再不食。辍朝五日,谥曰忠愍。
(取材自《旧唐书·列传》)
注释】①比部:唐代为刑部归属于四司之一。②开府:古代指高级官员开创府署,选置僚属。③恟恟:议论纷纷。
唐代诗人、

译文翻译
武元衡应举进士登第,经常被使府征募,官至监察御史。后为华原县太爷。那时京畿的镇军督将很多人倚凭官衙宠溺或仗恃奉献,经常侵害高官和群众,武元衡甚感苦恼,便称病弃官。好长时间,他都痴狂政务服务之外,沉溺于饮宴演唱之中。德宗闻知他的才可以,召授比部员外郎。一年后,调任左司郎中。大伙儿因其办事全方位而赞扬他。
顺宗继位,因病不能亲理政务服务。王叔文等派党徒用支配权引诱武元衡,遭到武元衡拒绝。时逢专车接送德宗遗体葬于山陵,武元衡为仪仗使。监察御史刘禹锡,属王叔文一党,乞求作为仪仗地狱判官,武元衡不允许。他们一伙更加不高兴。数日后,贬武元衡为右庶子。宪宗继位,又拜武元衡为御史中丞。他当官公正无私,遵守纲组织观念条,大伙儿很尊重他。
那时候,浙西观察使李锜乞求入朝晋见,因而授为右仆射,命他入朝,既而李锜又称病,乞求延迟到年底。皇帝问宰臣提议,郑絪乞求按李锜奏请处理,武元衡说:“不可以。李锜本身乞求入朝,谕旨已准许他,马上又称病,换句话行或不太好都是李锜来定。现如今皇帝新登皇座,大家侧耳拭目以待,若使奸臣得以圆满其私欲,那么圣命威势就自此消失了。”皇帝感觉言之有理,立刻追令李锜入朝,李锜终于没有办法回家。
唐朝贵族,

在这里之前,高崇文平定蜀乱,因而被授以观察使。高崇文治军有策,却搞不懂州县政务服务中心。皇帝感觉难有代替品,因而派武元衡去替代高崇文,充任剑南西川观察使。武元衡就任后,一切节约,办事务处理一定选任内行人能人。三年之后,无论国家政府或本人都稍微富有一些。他慰藉蛮夷,又以保密相管教,使其不会经常生事。武元衡为人处事沉稳端直,办事慎重谨严,虽在待人接物方面很冷淡,但开府治事,确是那时最佳人选。


此刻王承宗派使者上奏,乞求宽恕吴元济。使者向丞相请示报告,语言倨傲不尊,遭到武元衡的呵叱。王承宗因此迅疾奏章诬蔑武元衡,互相深结冤仇。武元衡宅第在杨浦区里,块和九年六月三日,正欲早朝,出了杨浦区里东门外,忽很多人背地里呵叱令熄灭焟烛,他叱骂歹人,歹人用箭打中他的肩膀。又有隐匿之贼从绿荫下边打破,以棒击武元衡左股。武元衡的侍从已被杀散奔逃,歹人便拉着武元衡的座骑,往西北行十余步将他迫害,砍下头顶部放入怀中而去。直至很多人齐声大声喊叫而至,只见武元衡已倒在血泊之中,早已他的宅第东北角墙里。这时候天色逐渐慢慢未明,街道上带许多骑马的朝官及非机动车道,巡视兵卒连忙说大声喊叫十余里,都说是术士杀了丞相,喊声直达官府。

百官议论纷纷,不清楚死者究竟是谁。一会儿,武元衡的马跑到,遇到的人辨别了出来。弄清死者之后,皇帝驾临紫宸门,责任人官员将武元衡遇害之事奏报皇帝,皇帝惊讶,退朝而坐延英殿,召见丞相。皇帝很长期地凄伤悲痛,二餐不食。停止坐朝五日,定溢号为“忠愍”。
 
相关训炼:《旧唐书·元衡传》阅读练习及答案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