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守陈《恤民亭记》出自黄宗羲《明文海》原文及翻译

2020-05-30 14:13上一篇:《魏书·孙绍传》出自《魏书·列传六十六》原文及翻译 |下一篇:二十四史之一《魏书·成淹传》原文及翻译

杨守陈《恤民视频

杨守陈
全文
翰林院之堂之大西北隅有亭焉,盖先祖所建便于游燕之娱者。近岁院政久敝,垣宇多隳。余既视篆③,略微缮葺,惟亭尚完,未之及也。俄而吴民之输廪米者麋至,余而为虑之。盖恒岁输者,奴侩胥隶率附势而邀其贿,以米昼暴之衢途,为與马所践,或雨潦漂之;夕敛的大门口庑,复为奴仆所窃无算,朝暮忧劳,累月是否足够入廪。其苦甚矣,而莫之恤也。因而余揭榜禁奴侩胥隶严甚,莫敢犯。暴米于亭前之小庭与院后之大庭,夕覆以苇席而不敛,晨卷席而又暴之,栖民于庭后之斋庑,闸闳深严,與马、奴仆莫敢至。又幸无雨潦,不逾嗟乎!民之苦不可胜道也。
嗟乎!民之苦不可胜道也。好几家本农,备谙民苦,姑举其田贼一事略言之。搀青刈禾,未及一饱,而催租之吏已来。高呼隳突,摧窗败扉,为之献酒肴,奉钱帛,获少宽假。后至者益悍,遂詈檯执缚以见官。官又檯之流血,或见骨,必罄貲破产倒闭以输之。岁凶则虽霱子女,犹不能给。其交税之苦若是。若夫输税于京者,则买舟越江准、逾河泗以抵潞,远数千里,帆雨打风吹缆,月星晨夕不能宁。闸阻滩胶,进寸退尺,势豪者又鞭挞驱逐而先之。或被盗劫其貲,或罹风恶水险,而臭厥载,计虽破家莫能偿,徒号啼于川淽,甚或遂葬之鱼腹。其水漕之苦若是。及川路既穷,又赁自郊而奔城,丑兴亥息,驰数百里,枕土饭沙,冒尘坌雨打风吹,面黧骨柴,虽故旧莫能识。或是是为盗所劫,或驴仆车翻,委米于泥涂不可以拾。其陆挽之苦若是。幸而入城,宜可庆矣,而输廪之苦,又好似前之所云者。
呜呼!天树君而建官,惟以民利也。今官荷君恩幸,不与民偕苦,而纵享饱暖之乐。其所饱粒米难道民之骨脂也胡很多怜其民而稍恤之且纵奴侩胥隶椎剥之何其忍耶民易虐天难欺吾木知其终免否也。呜呼!民乎民乎,可无恤乎?官乎官乎,可自乐乎?余欲以前所虑而旅者为常法也,故称亭曰“恤民”,而为记以自我反思,且以告后的人。
(源于黄宗羲《明文海》,有删剪)
[注]①杨守陈(1425﹣1489),字维新,宁波府鄞县人。明景泰二年(1451)举人,官至吏部右侍郎。②视篆:手掌印视事。
魏书阅读题
译文翻译
翰林院前解决室的西南角有一座亭子,大概是先祖建造了用以娱乐游戏的场所。近几年来翰林院政务服务中心已荒凉好长时间,房屋、围墙多有毁坏。自从我手掌印视事迄今,稍做修补、整治,只是亭子尚完好无缺,还不一他修它。不久运送粮米的吴地老百姓一大群而成,我会他们深感忧虑。每一年运送粮米到特殊详细地址贡赋的老百姓,官衙中的小吏和差役都阿附阵营向他们谋取资产,他们白天把米裸露在大路上,有时被牛车踩压,有时被降雨侵泡;傍晚把谷物收到跟门屋相连接的廊屋,又被官衙中的小吏和差役盗取很多,从早到晚焦虑情绪劳苦,较长一段时间还不能将粮米入仓。老百姓的确是太艰辛,却没人能t恤他们。因而我发榜严苛禁止小吏和差役等贪污受贿,沒有谁敢再次出现。又让老百姓在亭子前的小庭和翰林院后的大庭晒米,傍晩用苇草做的席子遮住免交,早上卷起席子随后曝晒,让老百姓在庭后两侧的屋子里休息,里巷深遂严密,小吏和差役也没人敢靠近。多亏又没有大暴雨剩水,不超过一个月就储积告一段落,群众的艰难才略微缓解。
唉!老百姓的艰苦说都聊不完。我家原是农家,完全把握老百姓的艰半,姑且举他们缴纳田赋那件事儿大约说说。谷类仍未健全就收种了,老百姓本身还赶不及饱吃一顿,却不知道催租的官员就早就来了。他们高呼猖獗,催毁门窗,老百姓为他们相赠酒莱,所赠钱财,稍获宽限。后面来的催租的人就更加强大,因而老百姓被辱骂、敲击、捆梆着去见官。官员又把他们敲击至流血,有的甚至打进人体骨骼都露出,最终一定是耗完储蓄来开展田赋。遇到荒年就算是卖了子女,仍不能供求矛盾充足。老百姓交税的痛楚就如此。针对交税到京师的人,就必须买船渡过江准,越过河泗到达潞河,千里迢迢,风吹雨打,月星晨夕心神不安。再加水利闸门阻止滩涂地泥泞不堪,进寸退尺,势豪者又鞭挞驱逐他们赶在前面。有的被术士劫去资产,有的遭到疾风大大风大浪,若上述粮米腐败,估计就算耗完资产也困乏还贷了,只能在河边啼号,或者就葬身于江鱼之腹了。漕运之苦便如此。直至水路走尽,又当雇佣工人从生态公园奔向城里,起早贪黑,新款奔驰数百公里,枕土而眠、拌沙而食,冒着尘土雨打风吹,脸色乌黑、骨瘦如柴,就算是老朋友也认不得。有时被术士劫掠,有时驴跌倒车倒翻,米丢弃在路上无法梳理。老百姓交通出行运送谷物的艰辛便如此。侥幸心理得以入城,本可以好运了,却不知道运送粮米之苦,又如同前面常说的。
唉!上天营造君主并且就职官员,只是便于老百姓。现如今官员受君主宠溺,还不与民同甘苦,只是纵享饱暖之乐。他们所饱食的每一粒米,全是民脂民膏,为什么还不略微怜悯他们的百姓并且t恤他们呢?还放纵小吏和差役惨忍抢掠老百姓,怎会那样绝情呢?老百姓很容易欺虐,但上天不可以蒙骗,我不知道他们最终是否能免除(处罚)。唉!老百姓啊老百姓,能不t恤吗?官员啊官员,能独自一人享有吗?我认为把前面焦虑情绪的这类情况和自己做的事情变成固定不变的管理制度,因而把亭子取名为“恤民亭”,为它写记用以自我反思,并且也想劝导以后的人。
杨守敬
相关训炼:杨守陈《恤民亭记》阅读练习及答案

相关推荐